口述/鄭雅純   文/吳俊德


目前在九讚頭文化協會工作的鄭雅純夫婦,主要是服務幫助二度就業的婦女。結婚五年多來,他們育有兩個可愛的女兒,也一直以正向積極的方式教養孩子。許多身邊的人都羨慕她和先生擁有美好的婚姻,以為她的原生家庭一定也是相當幸福吧。其實說來話長……。

照亮生命的陪伴者

由於父母離異後又各自再婚,小五之後,鄭雅純的生命進入一段灰暗期。她到處尋找「安全感」,和朋友恣意玩樂,日夜顛倒、進出各種不良場所。幼小的心靈因家庭光景而支離破碎,找不到依靠、鼓勵與支持,開始用盡心思使壞來掩蓋自己所受的傷。當時的她,是老師與親戚朋友眼中的麻煩孩子。

國中時她持續叛逆,孤單沒朋友,卻非常期待每週三的得勝課程,會有一位穿著藍衣服的老師來上特別的課。她總是很認真聽課,因為感受到老師的關愛與用心,也只有在這段特別的時光,她能獲得內心渴望的鼓勵和支持。

「因為當時滿叛逆的,連班導都覺得我是頭痛人物,」鄭雅純說:「那時陪伴我的志工是芬芬老師,因為我實在太缺乏關愛,一些情緒積壓在內心,甚至不太表達自己真實的心境,因此在心靈留言板上很自然地就跟芬芬老師分享我的心情,她也很認真地回答我。」在課程結束之後,芬芬老師仍然持續寫信關心鄭雅純,至今鄭雅純仍保留著當年寫滿芬芬老師生命故事的信函。

高三時對未來的方向感到迷惘及不知如何處理感情問題,鄭雅純面臨極大的壓力。後來她又認識了另外一位志工毛老師。毛老師原本是鄭雅純弟弟的得勝課程老師,但她看見鄭雅純在叛逆的外表下,內心極渴望求助。於是在毛老師的陪伴和教導下,鄭雅純在生活中再次找回信心,也開始放心地做原本的自己。

懂得付出和愛的美好

有了正向的學習榜樣,鄭雅純開始嘗試跟毛老師一樣寫紙條給需要她付出關懷的人。「其實我一直相信爸媽很愛我,但因個人因素,所以很難在重要的時候陪伴我。我想他們可能也是在家庭教育不足的環境長大,所以不懂吧。」鄭雅純說,我很少從家人那邊得到正確價值觀和成長過程所需的相關知識,但得勝者幫助我逐漸了解這些問題。在失去教養功能的家庭中,得勝者補足了鄭雅純生命中的重要內涵。

最大的改變是,她開始嘗試同理家人的感受,學習與家人溝通,甚至讓彼此的關係變得更好。同時她也主動前往得勝者地區辦公室擔任行政志工,並接受培訓課程,她開心地說,這是一個幸福的決定。

大三那年她到「蘭嶼居家關懷協會」進行校外實習,前往當地年長者的家中為他們清潔身體、打掃住處、協助居家護理,也深入了解在地文化故事。此外,鄭雅純還替蘭嶼的孩子們上得勝課,想不到如今她也能將這份愛傳遞給眼前這些需要愛的孩子們,內心感到激動又滿足。

現在的我更懂得付出,明白愛是如此地美好。」她說:「好謝謝得勝者,帶給我了希望。雖然可能你們所做的可能要5年、10年,甚至更長的時間才會看到成果,但這是一份長遠的愛,我相信在某一天一定能看見美麗的果實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