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∕洪仁傑


當時我教的是「真愛守門員」課程,由於那個班級的導師擁有社工背景,也曾經擔任輔導室組長,他特別在上課前提醒我:「我們班某某學生,她可能會常常缺席喔!」

然而到了第二堂課,我發現這孩子還是有來上課。班導師跟我說:「原來她喜歡上妳的課耶!而且還會跟我說:『老師我喜歡這個、還喜歡這個和這個。』」

不久後,我就看見學生在心靈筆談中寫下:「老師,我下課可以跟妳說悄悄話嗎?」我簡短地回應:「OK,好!」

 

聆聽就是最好的陪伴

經過班導師允許,我就和她在校園裡邊走邊聊。走著走著,她轉頭問我:「老師,妳知道我晚上都在做什麼嗎?」我說:「不是讀書嗎?不過我看妳好像都沒什麼精神,怎麼了?」沒想到她回答:「不是讀書啦,晚上我都被帶去小吃部,去做不正當的行業,隔天六點才回來。」

為了讓學生安心,我輕聲地問:「那妳有把這件事告訴導師嗎?」

「我沒有。爸爸說我如果告訴學校,他會有危險,我也可能受到傷害,所以沒說。可是老師,我覺得妳沒有危險,所以我想跟妳說。」她小聲地回答。

「那妳還有什麼事要跟我說嗎?」我接著問。

「老師,我看到妳真的很高興耶!妳就像妳的名字一樣,Angel,所以我想要抱抱妳。」說完後就把臉埋進我懷裡。

我輕拍著她的肩膀,再問了一次:「妳是不是要跟我說妳心裡的話?」她抬起頭來看著我說:「那我跟妳說,妳可不可以幫助我?」

用對的問題引導,給他足夠的勇氣

站在教學現場,如何才能讓學生願意敞開心?我的經驗是,可以試著問問他們「怎麼了?」三個字,一個問號,就像是開啟了一個可以聊天的管道,他會感受到「你有在注意我耶!」然後他自己會開始思考,怎麼會這樣?

接著正面肯定他:「老師相信你有認真上我的課。你有沒有發現,你是一個很棒的孩子,因為你把問題說出來了。」當他覺得自己有被重視,就會有勇氣把話講出來。

守護學生,把他當成自己的小孩

當學生好不容易說出心裡話,我會試著繼續跟他們溝通,詢問過他們的同意後再向班導師轉達。由於平常保持良好的互動關係,這時候就可以私下跟導師討論學生所遇到的問題,同時請教導師該怎麼解決。因為身為志工老師,這些問題並不是我能獨立解決的,而且學校方面也有輔導室和社工等相關資源配合,就像是三股合成的力量,希望能提供這些遭受委屈的孩子最安心的守護。

【後記】一聲溫柔的「怎麼了?」象徵著對孩子們最真誠的愛。她的愛像一道暖流般在你我心中持續傳遞著。當跑的路她已奮力跑盡,得著天上獎賞—王淑娟老師已於11月25日凌晨安息主懷。這篇採訪是Angel老師送給得勝者和孩子們最珍貴的禮物。